​先河环保卷入孙小波受贿案 近日资金流动性遇紧

中国网财经1月8日讯(记者里豫 邓玉蕊)近期,河北省环保上市公司河北先河环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沉先河环保)因IPO事件被卷入证监会创业板发审委原委员孙小波的受贿案中,判决书显示,为了能够IPO申请能通过法神委员会审核,其在上市前一天送给孙小波10万元。

记者发现,先河环保上市前后业绩有较大差别,且近日又遇到了资金流动性问题。而此前,先河环保还因卷入数据造假事件被深交所发函。

对于在孙小波行贿案中,李玉国的行为是否构成行贿罪,法律界专家对记者表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九条规定,行贿罪相关规定:为谋取不正当利益,给予国家工作人员以财物的,构成行贿罪。如因被勒索给予国家工作人员以财物,没有获得不正当利益的,不构成行贿罪。行贿人在被追诉前主动交待行贿行为的,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其中,犯罪较轻的,对侦破重大案件起关键作用的,或者有重大立功表现的,可以减轻或者免除处罚。

根据资料,李玉国系河北先河环保实际控制人。

资料显示,中国环境监测总站分别于2015年12月17日、2016年12月6日和2017年12月6日与先河环保签订了国家环境空气监测网城市环境空气自动监测站运行维护项目委托合同,委托公司于2016年-2018年期间对合同中规定的国家城市站提供运行维护服务。先河环保也因此对山西临汾市6个国家城市站进行运行维护。

据了解,中国环境监测总站与公司签订的相关运营合同,涉及山西大区站点数共计25个, 涉及合同金额约为362.5万元,约占公司2017年度营业收入的0.35%,履约保证金为 353.8万。中国环境监测总站表示,先河环保的行为已构成严重违约,从2018年8月起,终止先河环保山西省25个国家环境空气质量自动监测站的委托运维服务,不予退还履约保证金。

所以,具体犯罪认定和处罚,还需司法机关根据具体案情事实、具体情况予以认定。

除此之外,先河环保的流动资金压力增大,应收账款逐年增加。财报显示,先河环保2018年经营活动产生的流动现金净额为负的7226.34万元,投资活动产生现金流量净额为负的289.59万元。先河环保2018年营业收入达到13.74亿元,2017年为10.42亿元,相对应的先河环保在2018年的应收账款为5.99亿元,而2017年为2.90亿元。从差额中可以看出,先河环保2018年的营业收入多为应收账款。

上市前后业绩差异大 资金流动性遇紧

资料显示,先河环保2010年上市,观察其上市前后的业绩表现可以发现,其业绩存在较大差异。上市前2008-2010年,先河环保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1.08亿元、1.37亿元、1.72亿元,收入增长率26.58%、25.1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0.23亿元、0.33亿元、0.47亿元,利润增长率为41.17%、41.21%。而到了2011年,这一数据发生了大幅下降。2011年,先河环保实现营业收入1.47亿元,相比2010年下降了14.64%亿元。净利润为0.46亿元,相比下降了13.83%。

( 作者:里豫 邓玉蕊编辑:杨滨宇 )

内部控制不足 前员工曾卷入数据造假案

上市求通过 董事长行贿

而恰恰就是运用维护6个站点之便,先河环保的两名员工为其余相关人员提供了数据造假的帮助。深交所随后向先河环保发出了关注函,要先河环保说明内部控制是否建立健全和有效实施,是否存在缺陷。

2018年8月15日,中国环境监测总站就临汾环境监测数据造假案件对先河环保公司主要负责人进行了约谈。约谈指出先河环保作为临汾市国家环境空气质量自动监测站运维单位,在该案件中负有重要责任,并终止公司在山西省25个国家空气站委托运维服务,不予退还履约保证金。之后,先河环保的两名运维员工因涉案被判刑。

但令人尴尬的是,早在2018年,先河环保就曾卷入造假案中。

判决书显示,2010 年 9 月,拟上市企业河北先河环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为了 IPO 申请能通过发审委会议审核,于该公司上会前的一天,公司董事长李玉国在北京市西三环附近的一家酒店请托孙小波在评审该公司时给予关照,送给被告人孙小波人民币 10 万元。